探讨|转做特色小镇 或让僵尸园区“起死回生”

2016-12-7 11:54:37

  受国内经济下行压力的影响,一些工业园区及配套设施建设缓慢,有的园区标准厂房空置已久,缺乏企业进驻;有些企业厂房建了部分就丢空荒废;有些厂房建成投产后不久因为种种原因停产闲置。

  这些现象带有一定普遍性,当下急需对现有工业园区进行统一“体检”,从供给端着手改革,调整部分工业园区的发展结构,探索各要素的最优配置,改变部分工业园区的过度追求规模、盲目上马的现状,完善园区的管理和服务。那么闲置的园区到底该怎么办?怎样解决“僵尸园区”问题?

  “特色小镇”将成为中国“万亿级”产业新风

  特色小镇,已经成为推动中国新型城镇化的一个有效抓手。随着各地特色小镇建设的蓬勃出现,相关专家指出,过去的有些产业园区在升级改造,符合条件后将有望变为产镇融合的特色小镇。而这一现象在未来将成为趋势。




  2016年2月的《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新型城镇化建设的若干意见》中,就提出要发展具有特色优势的魅力小镇。在“十三五”规划纲要中,也提出鼓励各地区培育发展特色小城镇。

  随着国家对特色小镇各项政策的层层递进,各地方政府包括浙江、福建、湖南、贵州、甘肃等多个地区都积极响应,陆续发布了关于发展特色小镇的各项政策,政策包含土地红利、奖励补助和资金支持等。由此可见,构建特色小镇将会成为中国城镇化发展的长期方向。  

  但在遍地开花的特色城镇建设中,也存在一些问题。专家直言,在可选余地十分有限的情况下,部分小城镇建设往往本着“捡到篮子就是菜”的想法,很难对城镇发展进行长远的谋划,甚至缺乏必要的规划,造成为了“特色”而“特色”,甚至还存在填湖、削山、砍树等破坏生态的现象。

  今天的特色小镇的特色之所以重点提出来,特就特在产业、环境等方面上的特色。特色小镇的重点除了在产业特色、历史文化特色之外,基础设施建设也要未雨绸缪,引起足够的重视。不要再重蹈中国“大城市病”的覆辙。

  例如广东东莞市虎门镇这样的重点发展小镇,一个镇的人口和经济体量早已超过了北方一个县的规模。亟待在特色小镇建设中补齐公共基础设施不足,产业升级和可持续发展乏力等方面的短板。

园区将有望转为特色小镇

  产业转移和农民工回乡创业等因素为特色小镇也带来了发展机遇。一个乡镇外出务工人员往往集中在同一行业,随着农民工返乡增多,一些小城镇集中了一大批同一行业的熟练工人,从而具有了承接产业转移的优势。例如湖北仙桃市毛嘴镇在两年内集聚了返乡人员创办的180多家服装企业,老板和工人都是当年外出从事服装加工的农民。

  此外空气污染、交通拥堵等“大城市病”使城市居民越来越向往宜居环境,环境好的小城镇正成为房地产开发和养老项目的首选地。

  高铁、机场等重大基础设施的建成和完善,也使得过去许多偏僻的乡镇一跃成为具有良好区位优势的地区。根据住建部的调查,小城镇至特大城市的平均车程时间由上世纪90年代的4.5小时缩短到现在的2小时,至高速公路出入口缩短到半小时。




  中国广大的乡镇地区还分布着许多不可移动的特色产业、历史文化资源等发展资源,例如浙江绍兴黄酒小镇、陕西西凤酒产地柳林镇、莫干山旅游小镇等。小城镇发展中一个很重要的优势就是这些不可移动资源。加之有原来的基础,加以提升完善,不需要投入太多资金、两三年就可形成一个很好的小镇。

  过去有些存在没有生活配套设施等缺陷的产业园区在升级改造,符合条件后将有望变为产镇融合的特色小镇。比如江苏宜兴,由于过去环保产业的集聚,目前其环保产业园区已经有3000多家环保企业,目前正在打造宜兴环境小镇。

  园区和周边小镇融合后打造出一个功能齐全的特色小镇这一现象在未来将成为趋势。过去的产业园区、产业聚集区有多年来市场化企业化运作经验的优势,园区转化为特色小镇后,解决了过去园区周边小镇产业小而散和园区抢资源的恶性竞争现象。

  小镇创建坚持市场主导,杜绝“千镇一面”

  特色是小镇的核心元素,产业特色是重中之重。找准特色、凸显特色、放大特色,是小镇建设的关键所在。每个特色小镇都紧扣七大产业和历史经典产业,主攻最有基础、最有优势的特色产业,不能“百镇一面”、同质竞争。


  即便主攻同一产业,也要差异定位、细分领域、错位发展,不能丧失独特性。比如,云栖小镇、梦想小镇都是信息经济特色小镇,但云栖小镇以发展大数据、云计算为特色,而梦想小镇主攻“互联网创业+风险投资”。

  找准特色要避免两种倾向,一是舍近求远、崇洋媚外和生搬硬套,没有产业基础,硬招商引资;二是选择性“失明”,以为当地无特色可寻、可挖掘。属于小镇自己的山水风光、风俗人情、土特产品、镇街小巷、独特经济、个性产业、人文历史皆可为特色。



其他新闻